语文组长不好当

“语文组长把组里同学做好的试卷,叠好,交我这儿来。”下课铃一响,语文老师就发话了。

我组里的同学陆陆续续朝我走来,一只手捏着试卷,往我桌子上一丢,转身就回位子。

我对那些同学喊:“喂,你们能不能放好一点儿呀,这样子很难收的。”那些同学连头也不转一下,像个去度假的游客,悠闲地走回位子。

我恼火了,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。但又不敢说他们,怕他们以后恨我,不选我当组长了。我又忍了下来,火山口又被一块巨石堵住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中午,老师像一个大喇叭,叽哩哇啦说了一大串:“中午我要开会,同学们到自己组里的组长那背书,背好后写生字抄写本,写好交给组长。下课后,组长把收好的生字抄写本交到我办公室……”

叮铃铃,中午上课铃响了,我像一只即将要被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惊慌失措:该来的还是要来的……

没一秒钟,一大堆同学把我的桌子围得水泄不通。“组长我先背!”“我先到的!”“我先的。”……

“排好队,一个一个来!”我捂住耳朵,喊了一句。同学们赶紧排成一列,一个一个给我背书。

我望着给我背好书,走回位子的同学的背影,羡慕极了,他们背好了,可以去做作业了,而我,却要帮我组里所有的同学背好,才能写作业,而且,下课铃也快响了。

我双手捧着一叠叠作业本,走向老师的办公室。屋外刺眼的阳光如箭一般射进来,洒满了教室,小花小草也没力气了,弯下了娇嫩的腰。

我拧起了眉头,嘟了嘟嘴。哎,真想把这组长职位给推掉,可推掉就不威风了,就不可以掌管一小组的同学哩。可不推掉又太累,又要帮同学背书又要收作业的。唉,真是左右为难啊!

捐款

阿鲁西放学回来对妈妈说,学校里组织捐款,给一位生病的姐姐。

这事妈妈也听说了,是龙游华茂外国语学校9年级的学生朱心悦,她突发“急性心肌炎”,看病花了很多钱。上次在荣昌广场组织募捐时,妈妈也捐了钱。

“你准备捐多少钱呀?” “许多同学都捐了100元,我也想捐100元。”

“他们已经捐了?” “没有,他们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你们现在还是孩子,钱也是从爸爸妈妈那里拿来的,要不你就捐个50元吧?”

爸爸在边上插话说:“你可以把自己的零花钱捐出去,这样才有意义。”

考虑了一会儿了,阿鲁西说:“那好吧,你们给我50元,我自己再拿出10元,一共捐60元。”

“你可以从零花钱中捐出60元,表示自己对学姐的支持。事后爸爸可以补给你50元零花钱。这样数字是一样的,但意义不一样。”

显然这种功利的想法,孩子们一时是无法理解的。阿鲁西想了半天,最终决定捐100元。可能是在他看来,捐出了100元,达到了自己的预期,但自己只出了50元零花钱,比爸爸说的要出60元零花钱还少了10元吧,哈哈,孩子的想法,你也是猜不透的。

春游

今天,学校组织春游,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,怀着激动的心情,一路上欢声笑语,只走了大约三十分钟的路程就到达了目的地,莲湖公园。

公园里的树木都萌发出了新芽,湿润的泥土上长出了嫩绿的小草,道路的两旁有一大片竹子,翠绿翠绿的,一阵风吹来,叶子随风摇摆,声音沙沙的,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老师把我们分成了若干组,我被分配到了胡旭翔那一小组,我心想:太好了!可以和最好的朋友一起玩!

我们在花坛旁边“安顿”了下来。我们拿出了零食,巴嗒巴嗒地吃了起来。有的同学带了平板电脑,玩起了电脑游戏。我还不时地拿出手机,拍起了美丽的风景。

“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”,现在正是放风筝的时节。头顶上有很多风筝,形状各式各样,有的像蝙蝠,有的像蜻蜓,还有的像蝴蝶,忽高忽低,你追我赶。

金晨悦同学,竟然带了一顶帐篷。她叫了一些女同学来帮她搭帐篷,结果七手八脚地搭不起来。老师在一旁看着,叫到:“包浩然!你来帮她们搭帐篷,你不是很会搭帐篷的吗?”在包浩然的帮助下,帐篷一会儿就搭好了,很漂亮。那些女同学们像小狗似的都钻进了帐篷,也不知道她们在干些什么。

包浩然的“任务”完成了,跑回来和一些同学玩“三国杀”,听到杨礼箫说:“我出‘杀’。”“我出‘闪’!”包浩然快速地说道,玩得很起劲呢!

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家长们来接我们了。大家都舍不得离开,还想和同学们再多玩一会儿。

  

最新文章

最近回复

分类

链接

其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