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妈说阿鲁西有天打电话回来时,说学校寝室里有位同学很吵,晚上都要很迟才睡觉,影响了大家休息。和他说过多次,也不听。报告了班主任,批评了他,还是不改正。晚上睡不好,第二天没精神,上课容易打瞌睡,不能集中注意力。

距离中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这个期间如果晚上休息不好,对学习影响是很大的。同一个寝室原来有6位同学,已经有两位同学通校了。家长肯定也是希望在最后阶段,能给孩子一个良好的睡眠,让他们有充足的精力来应对繁重的学习。

阿鲁西是不是想通校了?妈妈说与他聊过,他说自己不想通校。爸爸觉得这里面还是有隐情的,因为之前我们一直是鼓励孩子独立自主地应对生活的困难的,对通校并不是很支持,他想通校但不敢直接提出来。在5月23日晚饭时间,爸爸和阿鲁西视频了,表明了支持阿鲁西通校的意见。

其实最初时,爸爸也表达过这一观点:在初三最后一个学期通校,这样既可让阿鲁西休息的好些,也可加强沟通,及时疏解学习压力带来的心理上的困扰。当时阿鲁西觉得这完全不是事,认为自己每天打电话回来,有事也可以直接沟通的。

爸爸妈妈商量,支持阿鲁西通校,辛苦也就一个月的时间,6月26、27日就中考了。并明确通校是为了让他休息好,回到家里照样不能看电视、玩手机,回家后除了吃点夜宵、洗漱之外,我按时上床睡觉,不能迟于21:30,不然第二天6点就要起床,睡觉时间反而得不到保障。

周日回校上课,妈妈问起通校的事,阿鲁西仍坚持不通校。到了周一晚上打电话回家,阿鲁西和妈妈说,寝室太吵了,还是通校算了。周二(5月26日),妈妈和爸爸通气后,向班主任老师报告了阿鲁西想通校的事。班主任老师很理解,让当天晚自习后接回,第二天上学时把通校申请带来就行了。

从几天通校的情况看,阿鲁西休息的质量是有明显提高的,回家后也能遵照妈妈的要求按时就寝,有时会带点作业回来做,有时刚吃了夜宵,会稍看会回书再睡觉。家里离学校近,开车不用10分钟就到了,20:20多点下课,21:30基本可睡下。

只是辛苦妈妈了。每天要准时去接,回家后怕影响阿鲁西电视都不开,第二天5:30就要起床,准备早饭,6:00叫醒阿鲁西,6:35前送他到学校。几天下来,牙龈肉都肿起来了。但妈妈说,这些辛苦都是值得的,也是应该的,一切为了阿鲁西能全力冲刺中考,取得个好成绩,不枉初中三年的努力付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