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 游戏 下的文章

爆发

四月的一天,妈妈打电话给爸爸,气坏了,说这个儿子真是没法管了,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,他把手机扔进垃圾筒里丢掉了。还好妈妈记得垃圾是扔在地下车库的垃圾桶里的,下去找时垃圾袋还在,手机完好如初地捡回来了。

“如果已经被清洁工拉走的话,他以后就别想用手机了。”妈妈此时仍忿忿不平、怒气难消。“我只是昨天傍晚看他在玩手机,玩得时间挺长了,说了他一下而已,他就理都不理人了。早上叫他吃饭也不下来,上午要用手机钉钉上网课时,他讲手机没了,才知道他把手机扔到垃圾袋里,而垃圾袋早上下楼时我丢到垃圾桶里了。让人担心了一场,他倒到现在还在那赌气不说话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阿鲁西破天荒地给爸爸打来了电话,情绪很低落,幽咽地抽泣着。一开口就说:“我真的要崩溃了!昨天晚上一点都睡不着,头脑里尽想着一些不好的东西。我知道那样不对,但我都控制不了,它就那样想去想去。我是真的受不了,所以要让她也尝尝着急的滋味。”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当一次“鸡妈妈”

星期天,我准备了两个鸡蛋,打算带到学校里去。知道为什么要带吗?是老师叫我们准备的。

星期一带去学校,可老师说了一句让我们全班都惊呆了的话:一天到晚都带着,谁都不许把鸡蛋从口袋里拿出来,到星期五回家了才可以!

原来老师是想让我们当“鸡妈妈”呀!说实话,我还觉得有趣呢!

星期一,我小心翼翼地出了家门,我走得很慢,慢悠悠,生怕鸡蛋碰坏啰!我一看表,呀!七点二十二了,我到学校还要抄词语呢。我心想:鸡蛋是有壳的,不怎么容易碎,就走快点吧。之后我就稍微提快了速度,走向学校。

到了学校,我叹了一口大气,对我的同桌说:“让一下,我要进去,等等,小心我的鸡蛋呀……’’

我坐到了位子上,交了家庭作业,开始抄词语。心里想:我的小“祖宗”唉,千万不要碎呀,不然我怎么跟老师“交代”呀,再说我只有两个鸡蛋呢!

下课时,我也不敢出去玩,上了个厕所,就回到教室做作业。

第二天,我和我同桌的鸡蛋还没有破,可是已经有很多同学的鸡蛋破了:蛋里的蛋白和蛋黄流了出来,混在了一起。别的人幸灾乐祸,笑那个鸡蛋破的人,不久那个笑的人的鸡蛋也破了。

终于等到了星期五,我又叹了口气,心想;感谢上帝没让我的鸡蛋破。这一次,我能体会当“鸡妈妈”不容易!

雪中情

人都喜欢玩,孩子更加,玩是孩子的天性嘛。

面对雪,谁都会迸发出童心来。阿鲁西就一直对下雪念念不忘。一进入冬季,阿鲁西就在等待着一场大雪的来临。

前天晚上开始的雪花,飘飘洒洒地下着,昨天早上起床时,已是白茫茫的一片,平时都要叫山一样才肯起床的阿鲁西,听妈妈说下雪了,骨碌一下就起来了。上学的路上更是捧雪,团雪,掷雪,一路玩到学校。

昨天白天雪下得尤其的大,脚印很快就被新下的雪覆盖,到傍晚时厚度将近10厘米。学校里不让玩雪,可急坏了这群孩子们,妈妈去接放学时,一个劲地问:妈妈,我们家里是不是也像这么大的雪?当得到肯定的答案时,他们高兴的要跳起来。

耐住性子做完了作业,阿鲁西一个箭步冲下了楼,远远地传来了他的声音:“我要堆个雪人。”

[singlepic id=81 w=6400 h=480 float=center]

滚雪球,作身子,作头,找树枝当手,当鼻子,画眼睛、画嘴巴,一个小雪人完成了。“嗯,挺不错”,在自我肯定一番后,阿鲁西又开始堆第二个雪人。

当看到边上的小朋友堆的大雪人后,阿鲁西又把两个小雪人合体为一个较大的雪人。

当看到旁边大姐姐做的漂亮大雪人后,还是忍不住要羡慕一番,那就合个影吧。

今天,老师发短信来说,因为下雪,同学们可以选择上学或不上学。

妈妈没告诉阿鲁西可以不上学,还是让他上学去了,看着路边的雪景,他是兴奋着走到了学校,时不时摆个Poss,让妈妈给留个影。这么大的雪,真是很难得的,当然要留个纪念。

钓鱼比爸爸还厉害

中秋节到了,周六,阿鲁西和爸爸妈妈一起到乡下看望爷爷奶奶。

爷爷所在的小村庄,有条名叫衢江的小河从村边流过,经常会有人在河边钓鱼。因此,爸爸也带了渔具,准备去垂钓,以陶冶情趣。

阿鲁西听说爸爸要去钓鱼,也来了兴趣,缠着要一起去。正好有根3米的小鱼竿,适合阿鲁西用。

在答应爸爸“如果你不想钓时,要自己一个人回来的”后,父子两人,扛着两根鱼竿,提着一个水桶,向衢江出发了。

由于前一阶段的雨水,河岸冲涮的比较陡,我们就在埠头旁边找了个点,准备下钩了。

在爸爸上好鱼饵,抛入河中,调整好深浅后,交给阿鲁西手中,并告诉他,当浮标沉下去了以后,再提起来。

爸爸也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下钩了。阿鲁西的竿短,抛的近,爸爸的竿是6米的,抛的远。

突然,阿鲁西尖叫起来:“爸爸,爸爸,快,我钓到鱼了,快来帮我。”阿鲁西提着个鱼竿,东荡西晃的,正不知所措呢。

“鱼竿往岸上靠,不要让鱼掉水里,跑走了。”

好家伙,一条比小拇指还小的小鱼,土话叫“虎鲨鱼”。

这么快就钓上了鱼,阿鲁西的兴致更高了,还试着自己抛竿,但由于不知如何用力,加上鱼竿在他手上还是显得重了,抛不出去。他又试着摆到肩上,再甩出去,这下是抛出去了,不过比较难把握方向,容易钩到树枝等东西。

一会儿,阿鲁西又钓上来一条差不多大的“虎鲨鱼”。“爸爸,你还是来我这钓吧,我都钓两条了,你还一条都没钓上来。”

后来阿鲁西又钓上来3条同样的小鱼,还跑了一条。爸爸多久了两条,比阿鲁西少多了。到妈妈打电话来催吃饭,阿鲁西才恋恋不舍地收了鱼竿。

“爸爸,我下次还和你来钓鱼。钓鱼真好玩。”

在吃饭时,妈妈、爷爷、奶奶都夸阿鲁西能干,钓鱼比爸爸还厉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