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的第一次选择

一直讲小升初要到5月中旬才考试。突然,老师通知龙游华茂的考试就在这个星期的周六(4月15日)上午,并发来了相关的通知,考试地址放在龙游华茂学校里。老师一直强调,要求大家在8点前要到达考试现场。

早早安排阿鲁西休息,以备有充足的精力迎接这场大考,这可以说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选择。考上了,是他选择了学校,如果考不上,则要等6月中旬进行摇号派位。那时要在龙游华茂、龙三中、华岗中学三所学校中派位,到哪个学校就读,只能被命运安排了。

周六早上6点刚过,就听到阿鲁西窸窸窣窣地起床了,上了厕所,洗脸刷牙,准备好了文具盒。想来,他对今天的考试也是充满了期待,并有一点点紧张和焦虑。

吃过早饭,爸爸骑电动车带阿鲁西去考试场地。到了学校门口,发现已经人山人海,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,像个大集市,孩子们有些兴奋地交谈着。阿鲁西也发现了自己班的同学,马上过去和他们会合,大家相互打闹着,也有几位神情严肃,一声不响地呆立着,可能是对这场考试怀有戒心,担心自己能不能考好。

阿鲁西早就和几位同学踩好了点,明确了考场的位置,在教学楼北楼的三楼。因此他们放松下来,相互打趣,勾肩搭背,打闹成一片,看似没有什么压力,也许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排压,或掩饰自己的焦虑。

随着教学楼的卷闸门缓缓升起,同学们蜂拥而上,快速而有序地进入考场,没两分钟,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剩下几位送孩子来的家长了,周围也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过,考试开始了。没有离去的家长们,或在树荫下三三两两窃窃私语,或在开放的食堂里各自玩着手机,或靠在一隅闭目养神。整个考试要二个半小时,虽然都心怀忐忑,但大家都静静地等候着,但影响了孩子们的发挥。

有位家长讲的特别好:这是孩子们人生的第一次选择,考上了,你选择了这所学校;考不上,你只能参加摇号,三个学校,被哪个学校录取就由不得自己了。

爸爸的心里更是不安,近几次学校组织的测试中,阿鲁西的成绩并不好,特别是语文,已经掉到90分以下,班级里排名在15名之后。按照公布的录取方案,阿鲁西所在的西门小学将录取60名学生,六年级共有8个班,在班级中排名前10位的同学才有机会。

等待始终是最煎熬人的,在不知多少次看过手表之后,那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彻在校园的上空,家长们都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,又焦急地踮脚张望,寻找走出考场的孩子,大步迎上去,探身询问考试的情况:难不难,考得怎么样,自己感觉如何?

阿鲁西出来了,脸上露着轻松的笑容,边走边和旁边的同学对答案。“一开始老师给我们放了段视频,英语考试中问题就从上面来答,挺简单的。语言还好,数学最后面两道奥数题目,大家的答案都不一样,我写是写出来了。”他这样回答爸爸关切的询问。

人群像潮水般退去,校园又恢复了宁静。

为了犒劳刚刚完成一次大考的阿鲁西,我们全家去吃了餐肯德基。

“试考完了就不要多想,结果已无法更改,我们只能往前看,学习还没结束,千万不能松懈。”爸爸这样告诫阿鲁西。

在等候孩子们考试散场时,有位家长说衢州华茂今天也要考试,我们还不太相信,因为下午阿鲁西还有素描课,吃过中饭就让他去上课了。结果下午1点钟时,妈妈在班级微信群里看到有家长说,衢州华茂下午2点有考试,就在衢州华茂学校里举行。

从龙游到衢州要45分钟,时间紧迫,这边爸爸连忙准备好汽车,那边赶紧打电话给素描老师,让阿鲁西马上回来,然后直奔衢州华茂而去。学校所在位置,爸爸上次送个人简历时去过,准确就找到了。可不对呀,门口冷冷清清的,问门卫大叔,他说没听说有考试呀。爸爸又让妈妈问发布消息的家长,原来考场设在一个培训机构教学点,我们又抓紧开启导航,赶到那里。

一个不大的门面,几位前台,已经有几位孩子在了,我们一问,衢州华茂果真是要在这里举行招生考试。询问有位家长,讲他们是接到学校的电话通知,前来参加考试的,学校还要求他们不要声张。听其他家长讲起,多数人都没接到电话,并说按照惯例,你只要来了,都会让参加考试的。

阿鲁西一开始还不想考,说就他一个人来,都没有同学一起,没伴,心里不踏实。但很快,听到消息的家长们都带着孩子匆匆赶来了,原本说通知30人录取15人,最后参加考试的超过100人,阿鲁西所在的西门小学都来了10多人,同班的就有5人。大家都抱着多参加个学校的考试,多份录取的保障的想法。

又是漫长的等待,考点外没有休息的地方,家长们都只好站着,站累了就蹲会儿,接着再站。孩子们考试辛苦,家长们何尝不同样在受累呢?

考试结束,我们又驱车往回赶,为阿鲁西准备的点心和饮料,他也没吃,到龙游已经晚上6点钟了。和一起参加考试的同学一家人在小区旁边的小店吃了晚饭。

在周日下午4点左右,有家长在班级微信群里报喜,说他们的孩子被龙游华茂录取了。我们都紧张起来,妈妈拿着手机的手都沁出了汗,考试时,阿鲁西留的是妈妈的手机号,如果录取了,老师就会打电话通知。

过一下,看到一位家长发上来孩子录取的消息,过一下,又有家长报告自己的孩子被录取。看到他们兴奋地话语,以及相互之间的祝贺,再看看自己没有响起的手机铃声,我们都沉默着,仿佛有块大石头压在胸口,让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,一顿晚饭,三个人谁也没吃出味道来,妈妈连在微信群里向他们表示祝贺的勇气都没有,就怕他们相问一句“你们马徐宁收到了吗?”的尴尬。

陆陆续续又有同学被录取,衢州华茂也同时放榜了,我们仍然没有接到电话。这种焦虑和不安、期望与失望相互交织的心情,让人真是心力交瘁。到了晚上9点,确认再不会有接到录取通知的可能了,统计了下,全班共有15位同学收到了录取通知。

阿鲁西的人生第一次选择,没能把握住主动权。

懵懂

我们都是会经历这个阶段。

跨入14岁的年纪,我们的阿鲁西也逐渐长成一位懵懂少年了,他自己可能还不觉察到,一些细小的变化在发生。

知道遮掩裸露的身体了。现在已经不肯在爸妈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,换个衣服都要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来换,洗澡时要把浴室的门反锁上,连上厕所也会小心翼翼地拉上滑门,避免春光外泄。连睡觉时,也喜欢把房门关上,不愿妈妈来打扰。

有意避开女同学的话题。这天,阿鲁西向爸爸要钱,说是老师让买本复习书。爸爸说:“那今天晚了,明天我们傍晚时去买吧。”阿鲁西说让同学带了,明天钱给他。爸爸说:“那你在QQ上问下同学,要多少钱,爸爸好给你钱呀。”阿鲁西支支吾吾,最后说算了,明天去买,或者问了多少钱后再给他。后来爸爸在班级群里一问,有位女同学发消息来了:“干啥?之前上课,你不是让我帮你带吗?已经帮你买了啊。”阿鲁西还很难为情谈及与女同学的交往。

有了一些自己的小秘密。昨天晚上,阿鲁西在书记做作业,爸爸敲门进去时,看到他明显有些慌张地在遮掩一个小本子。这是有次生日时,同学送他的一个带小锁的日记本。想来,阿鲁西现在已经有些小秘密,不想与爸妈分享的了。

孩子总会长大,不任爸妈愿不愿意,承认不承认,他都在慢慢的长大,而且比我们想像的来得快。所以,我们也要给孩子足够的空间和尊重,比如,我们推开他房门之前,一定要记得敲门,让他有个接受的时间。

考验家长的小升初

阿鲁西现在六年级下学期,也就是说上半年要小升初了。

所在辖区,升初中有三个选择,但教学质量比较好的,大家都看中一所民办学校-龙游华茂外国语学校,所以竞争也会比较激烈。这几年,考外地的学生也比较多,有考衢州华茂的,有考金华外国语学校的,也有些还考去了杭州的私立学校。这个时节的家长们都纠结着,孩子报考哪所学校,担心能不能考上。

从家里的情况看,去杭州读书不太现实,要有个家长专门在杭州陪读,费用也是笔不小的开销,三年初中,估计要在40万左右的花销。所以我们报了衢州华茂和金华外国语学校。一是这两个地方,路程不远,自己车去,至多一个半小时车程,方便接回送去。爸爸庆元的同学,她的儿子在金华读书,他们每周赶过来,也是挺费劲的。

说起报名,也是天上飘的事。

金华外国语学校官网上有个小升初的意见表登记,爸爸认真填写了,也不知什么时候会有通告。衢州华茂是学校老师发来的APP上登记的,老师说考试时会通知的。根据去年参加考试的家长说,龙游华茂,衢州华茂和金外,基本上是在一两天内同时考试的,孩子家长们都像打仗一起赶场。

后来,有家长们说,不仅网上报名,还要把孩子的情况做成“我的简历”,一本书一样的,投送到要报考的学校。我们又参考了去年学生的样式,填了“个人简历”表格,自荐书,给所有获奖证书拍成照片,并送到打印店制作成一本,爸爸还特意到网上买了个模板,就为了让阿鲁西的“我的简历”精美些。

IMG_2331.jpg

“我的简历”做好,怎么投送到学校呢?衢州华茂,老师说直接放在学校传达室就行,老师会定时来收去的。爸爸妈妈自己开车送去的。金外的怎么办呢?听有的家长说,会通过有些培训机构推荐过去的。妈妈又找了原来阿鲁西参加过的英乔美柏英语培训机构,让老师帮忙推荐下。后来,老师打来电话,让妈妈简要介绍阿鲁西的优点和特长,说是发给金外的老师。

上个星期六,美柏的老师打电话给妈妈,说让妈妈带阿鲁西赶到江西上饶去考试,接到电话已经11点,要在1点半赶到。妈妈以为是要报考江西的学校,时间又来不及,就没去了。后来说,是金外老师组织衢州地区的学生,以参加红色之旅的名义,在江西上饶进行考试选拔呢。听说,丽水地区的学生是在温州考试的。难怪有家长气愤地说:现在是怎么了,考个试像搞地下党一样的。

这个星期天,阿鲁西班级里有几位同学要去参加千岛湖建兰学校的考试。

唉,这小升初,真是不仅考试学生,更考验家长啊。

  

最新文章

最近回复

分类

链接

其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