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考上华茂,让阿鲁西背负了很大的心理压力,也让他对自己的学习能力产生了不自信。爸爸问:“没有考上华茂,老师有没有说你呀?”“有的,讲我不争气。”阿鲁西低垂着头,沮丧地回答道。是呀,老师也一直觉得阿鲁西考上华茂是根本没问题的,这次是让老师失望了,成了负面典型。

在班级里,考上华茂及外面学校的学生被分在了一组,没考上的被分在了另一个组,老师在布置作业时也有差别,考上的学生可以少做一起,比如试卷上的作业不用写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孩子加重了心理压力。

爸爸与班主任祝老师进行了一些沟通,希望老师能帮助开导下阿鲁西,让他勇敢面对这次考试的失利。老师也认真地找了谈话,告诉阿鲁西,一次考试并不能代表什么,只要肯用功,什么时候都不晚,并鼓励他继续努力。爸爸也让老师能帮忙留意一下,如果有其他学校可考,帮助推荐下。

五一节假日后,老师告诉我们,衢州兴华中学有招生考试,可去试试。我们征求阿鲁西的意见,他很坚决,说:“我一定要去考,这次要好好考,不然太难为情了。再考不上,要被他们笑死了。”并在放学后主动看书,做练习,加强复习准备。

5月5日,是个星期五,爸爸妈妈特意都调出时间来,陪阿鲁西去衢州兴华中学考试。10:30到学校去接阿鲁西,老师已经和门卫师傅讲好,开具了请假条,一起还有徐子琛、单佳怡两位同学同往。对妈妈也一起陪同,阿鲁西还是有点小意外的,从他的脸上可看出一些惊喜。

路上,马徐宁与两位同学有说有笑的,也借机缓解下考前的紧张气氛,但一会,他们又都沉默了,看来对这次考试,大家也都有些担心思的。

到了兴华中学,考试时间是从12:30开始的,我们就先在校园门口的小店先吃中饭,发现了同一个班的其他3位同学及其他学校来报考的学生。兴华中学是公办学校,本来是不具备招收外地学生的,他们这次是借招特长生的名义组织的考试。

到进场考试时,发现同一班级来的竟然有11名同学,六(3)班的家长们也真是拼呀。在孩子们紧张地埋头考试的时候,家长们也难得有机会坐下来聊聊天,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自己孩子的一些情况,也是第一次。家长们都有这种感觉,平时家长们的联系太少了,如果能像有些班级一样组织一些野外活动,家长们加强联系,孩子们也加强沟通,多好呀。

考试分上下两场,中间休息时,爸爸特意走过去给阿鲁西加油,他倒显得挺轻松,让爸爸离开教室。考试结束,询问阿鲁西感觉如何,他说:“还好,数学比较简单,可能会在语文上拉些分。”

回来的路上,孩子们也都放松了,嘻嘻哈哈的,明显比去的时候要放得开,笑声也是发自内心的。回到龙游已经四点多了,老师交待要他们到学校去一下,周末的作业要带回来,看他们蹦蹦跳跳,相互打趣地向学校走去,我们也真心祝福他们能重拾信心,积极面对以后的学习。

5月8日,妈妈接到了兴华中学老师的电话,阿鲁西考上兴华中学了!我们都长舒了一口气,为阿鲁西的努力付出终有回报感到高兴,也希望他能通过这次考试,重拾学习的自信心,在以后的学习中继续保持名列前茅成绩。

从学校反馈的情况看,这次六(3)班共有8名学生录取了,兴华中学的老师都对此成绩感到惊讶,夸赞他们学习好,成绩突出。当我们问阿鲁西要不要去读时,他很肯定的表示,“考上了,当然要去读呀!”

但家长们还是多少有些担忧的,毕竟学校离家有点远,而且从长远考虑,初中在衢州读,高中肯定也会在那边读,这就意味着孩子要在六年时间内,平时都住校,周末都由家长去接回家,这其中牵涉的精力和时间是值得细细考量的,而且孩子去兴华读书,学籍的问题也要家长自己去处理,这又要找人办理才行。有些家长犹豫了,我们也是忐忑不安的,爸爸妈妈还多方打听,以确保下的决定是最好的选择。

学校要求在三天内去缴纳保证金,过期就不侯了,所以爸爸妈妈决定去学校实地考查下,再与老师交流下,看看学校是如何安排学习、住校,伙食的。同行去的还有另一位学生的家长,她也是放心不下,要去弄个明白。

经过与学校老师的交流,兴华中学七年级新生要招21个班,每个班级40-50人,将近1000人。学校主要是面向柯城区的,生源优劣相差比较大,但学校教学质量这几年一直很不错,以考入衢州第二中学为例,录取人数比衢州华茂还多几个,学校在数学竞赛上一直有优势。初一初二的学生是不晚自习的,下午放学后都回家,只有像我们外地的学生会留在学校里,全校也就50多人,晚上自习时间集中在一个教室,由一个老师负责。

我们又实地查访了学生宿舍,一个房间里住的人数有多有少,1-4人一间,高低铺,有卫生间,宿舍楼有职工管理,但我们去参观时没看到人,大楼门也能推开。设施条件比较一般,这可能与是公办学校,投入少有关系。

学生就餐是统一配送制,一个班级总共一桶荤菜,两桶素菜,一桶饭,由学生自己组织打饭,洗碗,打扫卫生,食堂小卖部刷卡消费,商品种类还不错。有带班老师在一边管理秩序。

综合考虑学校的情况和孩子的自理能力、自觉水平,我们觉得还是不去兴华中学读书为好。当爸爸与阿鲁西商量时,他表示认可,说班级里只有一位同学要去读,并已经交了钱。他也从其他同学口中知道,要解决学籍问题是比较难的,县教育局可能不会同意学生去兴华中学读书。而我们考虑更多的,是去兴华中学对孩子学习和生活的压力问题,也考虑了接送的实际困难。

虽然最终阿鲁西没有去读已经考上的衢州兴华中学,但也从这次为荣誉而战的考试中,收获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