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节前,学校组织了一次月考,据说是这个学期第一次全年级排名的。考好的当天晚上,阿鲁西在与妈妈的通电话时,就对自己的失利充满自责,情绪也低落。

爸爸回到家,看到阿鲁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没有了平时的主动打招呼,妈妈悄悄凑上前来,低声说:“这次没考好,有点难过。”

正好晚饭已经烧好了,爸爸招呼阿鲁西一起吃饭,他慢腾腾地起身,低着头坐在餐桌前,吃饭也只夹身前的一个菜。爸爸有意打破这个沉闷,把考试的事挑明了说:“这次月考,听妈妈说考得不太理想?”阿鲁西嗯了一声,问具体的分数,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听的清楚,讲了两遍,爸爸才听明白,语文82,数学94,英语95,社会94。问他在班级中排名如何,他说不知道,跌到10名以外了,问他第一名是不是平时第一的那位女生,他讲不是的。

“考试是会有起起伏伏的呀,你看平时的第一名不是也没考好吗?”

“可她没有我这么差,她的是正常情况,比平时低了几名。”

“这次考试就语文是差了一点,其他也还好呀。”

“我没有一门是突出的,老师肯定对我很失望了,本来张老师对我寄予很大希望的。”

饭扒了两口,阿鲁西就讲吃不下,不吃了,呆呆地坐在沙发上。看到这个情况,妈妈觉得需要出去走走,散散心,让他和爸爸妈妈一起到江滨公园去散步。但叫了几遍,阿鲁西也不应答,只呆坐着。爸爸过去牵他的手,他说:“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。”说着还流下了眼泪。

“这只是一次考试,考过了,分数已成事实,我们要做的是明白哪个方面没做好,补正过来,下次考得更好,这次是月考,没多少时间就要期中考了,我们再把他考回来,不就可以了。我们曾考到年级第4的,我们有这个实力,要对自己有信心。”

“这次老师一句话都没和我说,我肯定是让他们很失望了。”

“爸爸说过,你们张老师也说过,初中和小学不一样,老师不能像妈妈一样,什么时候都照顾到你的情绪,很多时间需要自己来调节。有可能是当时忙,没空闲和你聊,也可能老师觉得你这次没考好,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,是批评你呢,你没考好,自己已经很难过,他不想再雪上加霜。是开导你说没考好没关系?这显然也不合适,所以他可能觉得还是不说为好。也许过一阵,他会挑个恰当的时间和你聊聊。”

漫步在江滨公园的小道上,爸爸拉着阿鲁西的手,让他把心里的不痛快都说出来,也帮他分析成绩起伏不定的原因。其中有一个因素,阿鲁西学习要心无旁鹜才行,稍有点事情,心不静就考不好。有几次成绩没考好,都是周日在家时找同学玩,心浮起来了。上次“宪法日”画漫画参赛,因时间太紧没完成,急躁起来,考得一塌糊涂。

“虽然爸爸也想让你在作业完成后,找同学一起玩玩,放松一下。但你也看到了,你打了多位同学的电话,他们都没有空,不是在补习,就是在做作业。你还是在完成作业后,让爸爸陪你出去骑骑自行车,或走走路吧,有好看的电影时,陪你去看看电影。现在每个家里都抓得很紧的,就是怕你们玩得心野了。”

也谈了这次语文成绩,还不到90分,是比较低的了。分析主要是阅读理解和作业扣分多,这和阿鲁西平时不爱看书有关,每次看书都当任务在做,让他也自己去问问语文老师,如何来提高这方面的能力。并决定以后语文作业做好后让爸爸帮助检查一下,有不对的及时订正过来。看暑期的时候有否补习班,报个语文班强化一下。

暖暖的江风吹来,拂起了细长的柳条,边走边聊,阿鲁西也慢慢平复了心情。回家后,自己去做作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