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语文组长把组里同学做好的试卷,叠好,交我这儿来。”下课铃一响,语文老师就发话了。

我组里的同学陆陆续续朝我走来,一只手捏着试卷,往我桌子上一丢,转身就回位子。

我对那些同学喊:“喂,你们能不能放好一点儿呀,这样子很难收的。”那些同学连头也不转一下,像个去度假的游客,悠闲地走回位子。

我恼火了,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。但又不敢说他们,怕他们以后恨我,不选我当组长了。我又忍了下来,火山口又被一块巨石堵住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中午,老师像一个大喇叭,叽哩哇啦说了一大串:“中午我要开会,同学们到自己组里的组长那背书,背好后写生字抄写本,写好交给组长。下课后,组长把收好的生字抄写本交到我办公室……”

叮铃铃,中午上课铃响了,我像一只即将要被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惊慌失措:该来的还是要来的……

没一秒钟,一大堆同学把我的桌子围得水泄不通。“组长我先背!”“我先到的!”“我先的。”……

“排好队,一个一个来!”我捂住耳朵,喊了一句。同学们赶紧排成一列,一个一个给我背书。

我望着给我背好书,走回位子的同学的背影,羡慕极了,他们背好了,可以去做作业了,而我,却要帮我组里所有的同学背好,才能写作业,而且,下课铃也快响了。

我双手捧着一叠叠作业本,走向老师的办公室。屋外刺眼的阳光如箭一般射进来,洒满了教室,小花小草也没力气了,弯下了娇嫩的腰。

我拧起了眉头,嘟了嘟嘴。哎,真想把这组长职位给推掉,可推掉就不威风了,就不可以掌管一小组的同学哩。可不推掉又太累,又要帮同学背书又要收作业的。唉,真是左右为难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