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日早上9点,爸爸下夜班回家,发现阿鲁西白天穿的鞋子还摆在门口。爸爸的第一反应是:这小家伙睡觉睡过头了,上午的素描班都迟到了。马上开门进去,并大声呼叫。

没有应答,爸爸推开阿鲁西的房门,发现他还在床上呼呼大睡,爸爸把他叫醒,问:怎么没去上课呀?阿鲁西睡眼惺忪地说:这个周末作业太多,昨晚没做完,妈妈已经帮我向老师请假了。

把阿鲁西催起床,他在洗脸刷牙,爸爸给热了粽子、豆沙包、鸡蛋和一杯燕麦。等阿鲁西吃好早饭,去做作业时,时间也到10点钟了,也就是说,比平时到老师那去学素描,只多出了一个小时。

妈妈后来向爸爸解释说,昨晚阿鲁西做作业做到23:30还没睡觉,早上看他起不来,想让他多睡会儿,就主动说向老师请假了。

这个周末放学回来,阿鲁西说要去看周五首日上映的科幻大王《哥斯拉2:怪兽之王》,爸爸同意了,并和妈妈一起晚上陪同他去看的。周六一整天是补习,所以周六晚上的时间都在做作业,但离完成还相差比较多。

以前也有周五晚上去看电影的,或者去打篮球、喝足球的,也没见他作业来不及做呀。问阿鲁西是否这周作业比平时多,他讲不是的,只是以前自己在学校里会做一些掉,这次老师布置的迟,没有预先做一部分,所以有点来不及。

但周五下午放学回家后,阿鲁西一直在看电视,到19点出发去看电影。周日素描班是上午9点开始,如果阿鲁西有基本的预见性,完全可以早点起床做点作业,或者在中午后再补做一点作业,到15:30回校前,不会完不成作业的。爸爸批评了阿鲁西没有统筹安排好时间,致使脱课的行为,警告不允许再出现这样情况。

爸爸也与妈妈作了沟通,说好下次遇到类似事情,还是要让阿鲁西先去素描班,不能脱课。经历过可能会完不成作业的紧张后,阿鲁西才会自己想办法合理安排时间,既看了电影,又不耽误完成作业,而不用家长去替他操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