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如子弹一般射在地上,风如魔鬼般摇曳着树叶。早晨,校园外,一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“咯吱,咯吱----”一个白发苍苍、骨瘦如柴的老爷爷,在暴风雨中一步一步艰难地蹬着三轮车。尽管戴着草帽,但雨水已经湿润了他的脸颊,雨点已经在他的衬衫上舞蹈了。

我看着自带“屋子”的三轮车,心里浮起了一丝疑惑:这三轮车有那么重吗?

三轮车终于停下了,我也知道老爷爷为什么那么费劲了。

老爷爷停下三轮车,赶紧跑到三轮车“屋子”的后面,从里边抽出一把雨伞,抱出一个胖如肥猪的小男孩。

小男孩左手拿着一个蛋饼,右手握着一杯豆奶。老爷爷把小男孩放在地上,把雨伞递给小男孩:“帮爷爷拿一下,爷爷去拿你的书包。”

小男孩看都不看老爷爷一眼,冷冷地丢下一句:“没手拿。”老爷爷没办法,先把小男孩牵到广告牌的边檐下,再冲到三轮车“屋子”后拿起一个小书包,背在背上,再到广告牌下陪着小男孩吃完早饭。

“哗,哗----”雨下得更大了,像老天爷在伤心地哭泣。

小男孩吃好了,把垃圾放在老爷爷手上,抄起老爷爷手中的雨伞就向校门口走去,老爷爷也跟了上去。

到了校门口,老爷爷边给小男孩背上书包边叮嘱道:“在学校里听话点,字写写端正……”

小男孩背好书包,也不跟老爷爷说什么,径直向学校里走。反而是老爷爷,看着小男孩的背影,摆摆手,喊:“跟爸爸再见。”

这时,小男孩被一个体格粗胖、面目狰狞的男老师给盯上了。

男老师指着小男孩,叫道:“小胖子,给我站住!”小男孩仿佛被脱水粘住了,瞬间定在了那,转过头,瞟了老师一眼,又转回来,说:“干嘛?”

男老师像一只大老虎,张着大嘴,说:“你的三佩戴呢?”小男孩摸摸胸前又摸摸头顶,说:“没带。”

这些都被老爷爷看见了,急忙跑过来,不好意思地说:“是我忘给孙子戴上了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说完,从小男孩书包里掏出红领巾、小黄帽和校牌,给小男孩戴上。

小男孩嘟嘟嘴,像个娇气的公主,扭扭屁股进了校园。

老爷爷笑笑,又摆摆手,叫:“跟爷爷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