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庆长期,刚好妈妈要到温州去舞蹈培训,于是决定全家人一起去温州玩。
第一天,我们去了江心屿,参观了江心寺、温州革命烈士纪念馆、盆景园等,但这些对阿鲁西来说,兴趣并不大,倒是对江心西园的摩天轮心生向往,可惜时间太紧,没有去玩。
第二天,我们特意去温州乐园玩,弥补昨日没有坐摩天轮的遗憾。
温州乐园坐落于温州市瓯海区茶山街道霞岙村,离市区不远,停车也方便,是个中外合资建造的大型游乐场所,很适合带家人自驾游。
一进入乐园,阿鲁西就被一座高耸的钢架建筑吸引了,不停传来的一声声尖叫声,更牵引着我们直奔而去,原来是“自旋滑车”项目。它不仅有过山车的惊险,还有自由旋转的刺激,只是排队的人太多了,而且每次只有最多4人参加,速度有点慢。阿鲁西看着在上面玩的游客,是既羡慕又担忧,随着快轮到自己,这种表情更是强烈。
终于轮到了,滑车两边可坐人,一边坐两人,阿鲁西和爸爸一起,另一起是一对情侣。扣好保险,滑车缓缓驶出站台,一开始就是个大上坡,不巧的是我们在背面,而且我们都戴着眼镜,很怕眼镜会坠落。上到坡项,马上一个90度旋转,接着是一个大下坡,快速行进突然来个紧急刹车,360度大旋转连着一个下坡。在下面看着还不感觉有多刺激,自己坐在车上才发现还是很惊险的,旋转时的离心力很担心会被甩出去。当车子稳稳地停靠在站台时,我们扑通扑通的心还没平复。
“很好玩,也不是太惊险。”阿鲁西这样评价这次牛刀小试的刺激过山车之旅。
看了小丑的表演,吃个冰激凌,看其他游客的哇哇乱叫,我们的心情是轻松的。接着是玩了个更轻松的摩天轮,坐在里面吃着零食,看着舱外美丽的风景,整个乐园尽收眼底。看到更加刺激的如极速风车、环球飞船、波浪飞椅、蹦极等,阿鲁西表示都不想去玩,买了个“天才”帽准备回去了。
两次走过海盗船,而且排除的人也不多,看玩的人表情也还轻松,爸爸都怂恿阿鲁西进去玩一下:“进了游乐场,连海盗船都没玩过,好像太可惜了。我们去玩一下吧,就玩这最后一个项目。”经不住爸爸的软磨硬泡,而且自己心里也想挑战一下,阿鲁西最终决定去玩海盗船。
海盗船只有一根保险杆让人抓住,随着摆动的幅度渐渐加大,特别是下坠时的腾空感还是很明显的。从高点往回荡,让人的心好像突然失去支撑一样急速放下坠,心脏的感受还是很大的,第一次玩的爸爸也是要通过大声叫喊来缓解这种紧张感。听到阿鲁西叫“爸爸”,也是这种胸闷的感觉压迫的人难受。爸爸指导阿鲁西大声喊出来,同时握着他的手,给他传递一种安全感。
终于停下来了,阿鲁西两腿都发软了,胸口的沉闷感还一下子没有释放出来,他无力地说:“心里难受极了,我以后再也不玩海盗船了。”水不想喝,连冰激凌都不想要了。爸爸鼓励他:“你看,你完成了海盗船的挑战,这就是种胜利。”在爸爸的安抚和抚摸下,阿鲁西逐渐平利了焦虑的情绪,心里也舒服多了。这时妈妈刚好打来电话,勇敢的行为得到了妈妈的极力表扬。
阿鲁西一直来都不太喜欢太刺激的游戏,这次能勇敢地走上海盗船也是生活中少有的体验,相信定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下次真有类似的游乐项目,他真的再不玩了吗?谁说的准,也许他会慢慢喜欢上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