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天的军训在家长们的千般嘱咐、万般担心中结束了。

一看到妈妈,阿鲁西就滔滔不绝地讲起他在学校中的趣事、乐事、糗事,似乎要把这几天没和妈妈讲的话都补上,妈妈是既惊奇又开心,儿子与自己粘,有什么话都愿意说,这是好事呀。

寝室里有电话,在就寝前,同学们都会给家里打电话,报个平安。由于时间有限,都是匆匆讲几句就挂了,妈妈肯定是没过瘾的。问他在学校里怎么样,他说挺好的;问他与同学们相处的如何,他说好的呀;问他学校里伙食吃的惯吗,他说还好的。再想问点,他说:妈妈,要熄灯了,其他同学还要打,我就先挂了。

看着儿子晒黑了,脖子一圈黑得不忍直视,人本来就瘦,现在更瘦了。妈妈嘴上没说什么,还一个劲地表扬阿鲁西能吃苦,心里还是心疼极了。晚上就让他去东方购物中心去吃了餐好的,又是牛奶、水果的买,又是红烧肉、鸡翅的做,只为让儿子好好补补。

妈妈一接到,阿鲁西就给爸爸打电话,报告在学校的事:我现在是所在寝室的寝室长了,我们卫生轮流打扫,寝室长和副寝室长两人多做一天,因为我们8个人,每天2人,在学校有5天。爸爸我瘦了,学校里的菜真不好吃,那个莓干菜真咸,早饭的包子肉不新鲜,晚上睡觉有2个同学会打呼噜。我们班级军训拿了三等奖,一共有16个班级参加呢,军训时教官可严厉了,站军姿时汗流下来都不能擦的,动了就要罚做20个深蹲。等等。

孩子似乎在一夜间长大了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