捐款

阿鲁西放学回来对妈妈说,学校里组织捐款,给一位生病的姐姐。

这事妈妈也听说了,是龙游华茂外国语学校9年级的学生朱心悦,她突发“急性心肌炎”,看病花了很多钱。上次在荣昌广场组织募捐时,妈妈也捐了钱。

“你准备捐多少钱呀?” “许多同学都捐了100元,我也想捐100元。”

“他们已经捐了?” “没有,他们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你们现在还是孩子,钱也是从爸爸妈妈那里拿来的,要不你就捐个50元吧?”

爸爸在边上插话说:“你可以把自己的零花钱捐出去,这样才有意义。”

考虑了一会儿了,阿鲁西说:“那好吧,你们给我50元,我自己再拿出10元,一共捐60元。”

“你可以从零花钱中捐出60元,表示自己对学姐的支持。事后爸爸可以补给你50元零花钱。这样数字是一样的,但意义不一样。”

显然这种功利的想法,孩子们一时是无法理解的。阿鲁西想了半天,最终决定捐100元。可能是在他看来,捐出了100元,达到了自己的预期,但自己只出了50元零花钱,比爸爸说的要出60元零花钱还少了10元吧,哈哈,孩子的想法,你也是猜不透的。

春游

今天,学校组织春游,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,怀着激动的心情,一路上欢声笑语,只走了大约三十分钟的路程就到达了目的地,莲湖公园。

公园里的树木都萌发出了新芽,湿润的泥土上长出了嫩绿的小草,道路的两旁有一大片竹子,翠绿翠绿的,一阵风吹来,叶子随风摇摆,声音沙沙的,像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。

老师把我们分成了若干组,我被分配到了胡旭翔那一小组,我心想:太好了!可以和最好的朋友一起玩!

我们在花坛旁边“安顿”了下来。我们拿出了零食,巴嗒巴嗒地吃了起来。有的同学带了平板电脑,玩起了电脑游戏。我还不时地拿出手机,拍起了美丽的风景。

“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”,现在正是放风筝的时节。头顶上有很多风筝,形状各式各样,有的像蝙蝠,有的像蜻蜓,还有的像蝴蝶,忽高忽低,你追我赶。

金晨悦同学,竟然带了一顶帐篷。她叫了一些女同学来帮她搭帐篷,结果七手八脚地搭不起来。老师在一旁看着,叫到:“包浩然!你来帮她们搭帐篷,你不是很会搭帐篷的吗?”在包浩然的帮助下,帐篷一会儿就搭好了,很漂亮。那些女同学们像小狗似的都钻进了帐篷,也不知道她们在干些什么。

包浩然的“任务”完成了,跑回来和一些同学玩“三国杀”,听到杨礼箫说:“我出‘杀’。”“我出‘闪’!”包浩然快速地说道,玩得很起劲呢!

过了大约一个小时,家长们来接我们了。大家都舍不得离开,还想和同学们再多玩一会儿。

献爱心

这天晚上,一家人从荣昌广场散步回家。

走到佛跳墙酒店的时候,有对父女迎面走来,当要擦肩而过的时候,那位父亲突然低声地向爸爸央求道:“给点钱吧,我们两餐没吃饭了。”爸爸楞了一下,刚想说点什么时,那位父亲已经匆匆向前走去了,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。

一般人乞讨,总是缠着客人,不断重复,装可怜,直到客人给钱了,才肯走的。这位乞讨人很不一样呀,是怕难为情吗?低声地讲了一下,就快速走开了,我们就是想给钱也来不及了。

看那位父亲,人瘦瘦的,脸色很灰暗,后来的跟着个小女孩,只有五、六岁大,也不作声,一跳一跳地走着。

等爸爸缓过神来,那父女俩已经离开10多米了。爸爸赶紧拿出10元钱,对阿鲁西说:“你追上去,把这钱给那位叔叔,让他们买点饭吃。”阿鲁西没听到刚才的那位父亲的乞讨声,问:“为什么呀?”爸爸告诉他:“他们已经两餐没吃了,看他们脸色都很难看呢,没办法了才向我们求救的,你快去,不然就走远了。”

阿鲁西连忙向他们离开的方向跑步追上去。

等了有一会儿,阿鲁西还没回来,妈妈担心起来:“不会是骗子吧,不要把人给拐走了,你快去看看。”爸爸正要跟上去看看,阿鲁西跑回来了。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,阿鲁西说:“我跟在他们后面,想看看他们是不是骗子。”

阿鲁西跟在他们后面走了一段路,并问那位父亲是否没吃饭,在得到肯定答案后才把钱给了他们。“他还轻轻地说了声谢谢。我看他脸色很难看,不像装出来的。”阿鲁西还说,“就算是装的,也只有10元钱,但我们是真心帮他的。这也就够了。”

是呀,只要我们是怀着善心去做的,自己有这份爱就行了。

哭泣的背书

背书是小学生最常见的家庭作业,阿鲁西的家庭作业中也是常常会要求背诵课文。这是阿鲁西最不喜欢的家庭作业,也是爸爸妈妈最不愿意督促检查的家庭作业,因为它总是伴随着阿鲁西的哭泣。

阿鲁西性子比较急,读了几遍后,认为自己有点会背了,就要求到爸爸面前来背。但总是没几句就卡在那里了,想又想不起来。想不起来就着急,越着急就越想不出来。有时提醒一下,能接上几句,又背不来了。爸爸就让他再看两遍,然后继续背。这时,阿鲁西的心就急躁起来了,如果再背不顺利,他就会进入烦躁阶段,伴随着的就是哭泣。

这天,阿鲁西又是背书,背得是《游金华双龙洞》,还是背半篇课文。背第一遍时,到第二自然段时就卡壳了,爸爸提醒了一句,他还发火了,意思不用提醒,一提醒他又要重新背。第二遍时,他又卡在一个句子上背不下去了,重复了好几遍还是想不起来,他又怪爸爸怎么不提示下。

“真是难侍候!”爸爸让其再读两遍,然后才背。阿鲁西就不高兴了,委屈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。一哭泣,那就更静不下心来,怎么可能背的好呢?阿鲁西就在那发脾气,“明明已经会背的,怎么又忘记了呢?”

爸爸让其先做其他作业,平复下情绪后再背,阿鲁西不肯,非要先把书背了。又折腾了一遍,边哭边背,扰得谁没个心情。爸爸让其先不要背了,看会电视,喝杯开水调整一下心情。

爸爸开了电视,阿鲁西又找到发火点了,哭着叫道:“把电视关了,电视这么响,我怎么背书呀。”爸爸的火一下子上来了,啪啪打了他几下屁股。妈妈也实在听不下去了,说:“你就不要背了,背个书像杀头一样哭个不停。妈妈打电话给老师,就说我们背不下来。”可阿鲁西不肯,哽咽地央求道“不要打电话给老师,明天老师要抽背的,要一字不漏地背出来的。”老师的话就是圣旨,孩子都这样,也可见阿鲁西对读书是上心的。但这样读书,人还不给读神经呀。

抽泣声还一下子停不下来,妈妈对他说:“那你下次在学校就背掉过,不要回到家里哭哭啼啼的。”这个背书,我们都给烦怕了。为了个背书已经神神叨叨,这压力非把孩子给压垮了。

在痛哭流涕一阵后,阿鲁西终于慢慢平静下来了,在爸爸的抚慰下,吃了些蛋糕后牛奶后,也终于接受爸爸的建议,今天先不背书了,明天早上起床后再背。第二天,阿鲁西6:30就起床了,读了三遍,顺利地背出来了。

当一次“鸡妈妈”

星期天,我准备了两个鸡蛋,打算带到学校里去。知道为什么要带吗?是老师叫我们准备的。

星期一带去学校,可老师说了一句让我们全班都惊呆了的话:一天到晚都带着,谁都不许把鸡蛋从口袋里拿出来,到星期五回家了才可以!

原来老师是想让我们当“鸡妈妈”呀!说实话,我还觉得有趣呢!

星期一,我小心翼翼地出了家门,我走得很慢,慢悠悠,生怕鸡蛋碰坏啰!我一看表,呀!七点二十二了,我到学校还要抄词语呢。我心想:鸡蛋是有壳的,不怎么容易碎,就走快点吧。之后我就稍微提快了速度,走向学校。

到了学校,我叹了一口大气,对我的同桌说:“让一下,我要进去,等等,小心我的鸡蛋呀……’’

我坐到了位子上,交了家庭作业,开始抄词语。心里想:我的小“祖宗”唉,千万不要碎呀,不然我怎么跟老师“交代”呀,再说我只有两个鸡蛋呢!

下课时,我也不敢出去玩,上了个厕所,就回到教室做作业。

第二天,我和我同桌的鸡蛋还没有破,可是已经有很多同学的鸡蛋破了:蛋里的蛋白和蛋黄流了出来,混在了一起。别的人幸灾乐祸,笑那个鸡蛋破的人,不久那个笑的人的鸡蛋也破了。

终于等到了星期五,我又叹了口气,心想;感谢上帝没让我的鸡蛋破。这一次,我能体会当“鸡妈妈”不容易!

外婆来了

外婆来家玩了!

阿鲁西一直念叨着要外婆来玩呢,终于,外婆要来住一阵子了。

阿鲁西在4岁前,都是由外婆带着的,所以和外婆的感情很深,和外婆一起睡的天数比和爸爸妈妈睡一起的长多了。这次外婆来,晚上也和阿鲁西睡一床。不过,毕竟大了,各人一床棉被比较妥当。

阿鲁西仿佛和外婆有说不完的话,一放学就粘在外婆身边,也知道心疼外婆了,把吃的东西拼命往外婆手里塞。一同去逛街,也不忘提醒妈妈,要给外婆买件衣服。外婆是笑得合不扰嘴,直讲:宁宁真是乖,没白带你这么久。

外婆来了后,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,早上都在家里吃早饭,傍晚都有外婆去接阿鲁西放学。通常,阿鲁西都是自己上、放学的,除非遇到下雨什么的特殊情况,妈妈才会去接。

没过两天,在外婆的宠爱下,阿鲁西就有点翘尾巴了,爱缠着外婆买零售吃,饭也吃得少,做起作业来也是磨磨蹭蹭的,晚上也不肯出去散步锻炼,只想窝在家里看电视。体谅到这也是平时爸爸妈妈管得严,外婆来了想撒撒娇,妈妈也就没有特别督促阿鲁西来纠正。不过,在做作业时,要求外婆不去与阿鲁西聊天,在书房独立完成。

刚好爷爷家的桔子熟了。这个周六,爸爸带着阿鲁西和外婆去帮忙摘桔子。外婆到底是侍弄庄稼的好手,虽然是第一次摘桔子,教了要领后,那也是得心应手,心灵手巧,速度杠杠的。不过,“仔细”的阿鲁西就有点不知所以然了,磨磨矶矶的,不是讲树上有虫子,就是说桔子脏,怎么也不愿摘。在爸爸的激励下,除了做些跑腿的杂活外,最终还是摘了234个桔子。呵呵,个数都数得这么清楚,可见摘桔子对阿鲁西来说,那就是一次农家乐游玩。

外婆是10月28日来玩的,没一个星期,外婆就有点呆不住了,是挂念外公和家里的农活了。不过,阿鲁西希望外婆能陪他一起过生日,外婆只能满口应了。因为要邀请小伙伴一起过生日,所以,生日就提早到了11月22日过。

过生日了,阿鲁西想要个遥控小洗车。外婆说她来买,阿鲁西不肯,说:爸爸不让我要别人的礼物的。外婆说:外婆不是外人呀,你生日外婆也应该送个礼物的。阿鲁西坚持说:那也不行。过年生日你已经给我买礼物了。今年是小生日,爸爸说过不能向别人要礼物的。外婆钱塞到阿鲁西手里,他就是不收。

生日这天到了,阿鲁西高兴地对外婆说:外婆,我请你吃牛排,牛排可好吃了,你一定要尝一下。不过,和两个小伙伴一玩起来,也就顾不上外婆了,外婆吃不惯牛排,后来还是点了饭菜吃。

过完生日,外婆就急着要回家了,虽然恋恋不舍,阿鲁西还是干脆地和外婆说声再见,自己骑自行车去上素描课了,并叮嘱外婆要给外公带点好吃的上去。

每次外婆打来电话,都要和阿鲁西说上几句,阿鲁西常说的是:外婆,我放寒假时再到你家玩啊。我来时给你带好吃的啊。

驯龙高手

阿鲁西一直对恐龙抱有很大的兴趣,小的时候是喜欢恐龙玩具,会看书了后,看到恐龙书就会买几本,现在家里有关恐龙的书有一大摞。

有天在电影院看到《驯龙高手2》的电影海报,当天是还没开始放映,后来上映时又错过了,没看成。此后阿鲁西就一直缠着爸爸,让在小米盒子上找找能否观看。但新放映的电影,网络上不会马上有的。

有一天放学回来,阿鲁西说在学校里,老师给他们看了《驯龙高手1》,很好看。可只看了一半。连忙让爸爸在小米盒子上搜索,还好,已经有这个电影。阿鲁西在津津有味地看完了《驯龙高手1》后,更是紧催爸爸帮他找到《驯龙高手2》来看。

阿鲁西还把电影海报上的龙图案剪下来,贴在自己的采风本上,另照着画了两只龙。他遗憾地说:“爸爸,这个图案太不清楚了,你看这只龙只有一个头部,身体都没有,我画不起来。爸爸,你帮我到网上找一下龙的照片吧,好让我作样板。”

过了半个月左右,在爸爸坚持不懈的努力查找下,终于在“兔子视频”应用里找到了《驯龙高手2》的电影。在迅速完成了所有作业后,阿鲁西开心地在客厅的液晶电视上观看着,眼睛直勾勾的,眨也不眨一下,那个全神贯注的样子,仿佛已经融入了影片那神奇的龙世界之中,被那一只只生动可爱、活灵活现、栩栩如生的龙吸引着。

看完后,阿鲁西还回味无穷地问:“爸爸,驯龙高手还会拍第三部吗?真好看,我好喜欢那只叫无牙的龙啊。”“连爸爸也在旁边看得入神,这么受欢迎的电影,电影公司一定会拍续集的。”“那太好了,什么时候会上映呀?”“那没这么快吧,第二部才放呢。”

一天放学,阿鲁西拿回来一张订阅报刊杂志的海报,看到上面有《驯龙高手》的图书,他央求爸爸给他买一本来看。爸爸上淘宝网一搜,真有的卖,一套共6本,1.如何驯服你的龙,2.海盗王的宝藏,3.逃离幽森城堡,4.龙的诅咒,5.龙的传说之命运交错,6.英雄指南之致命恶龙,全套优惠价55元。

驯龙高手

可阿鲁西平时攒下的钱,都买玩具用光了,最近迷上钢铁侠系列小玩偶,一个星期两个,集了10多个了,储蓄罐里已经空空如也了。

“爸爸,有什么办法能挣到钱?我想买《驯龙高手》的书。”“那就帮妈妈洗碗吧,一次给你5元。”于是,阿鲁西就开始了用劳动换图书的“勤工俭学”之路,每天晚上做完作业后,帮妈妈洗碗,而且一洗好碗,就立即兑现5元酬劳的。妈妈笑着说:“你倒好,洗一次付一次钱的,外面打工也没你付得这么及时呀。”

星期天,妈妈要带学生去外地参加拉丁舞比赛,家里就不烧饭了,阿鲁西还不高兴了,翘着个小嘴巴生闷气,不在家里吃,就没碗洗了。呵呵,他是想早一天攒够买书的钱呀。

外婆来家里玩,说她来洗碗好了,阿鲁西马上制止,“不行,我要赚钱买书的。”“那碗由外婆来洗,钱还是你赚吧。”“不可以的,爸爸说一定要我洗才给钱的。”不错,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的精神还是领会了。

终于在洗了第11次碗后,攒足了55元购书的钱。阿鲁西急不可待地一边把钱交给爸爸,一边催爸爸赶快在网上下单。看爸爸完成付款了,才长舒一口气,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了。马上,阿鲁西又焦急地问:“爸爸,书什么时候会到呀?”真是个急性子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每天放学经过小区的门卫值班室,阿鲁西都要进去看下有否我们家的包裹,生怕妈妈忘记取了。还好,图书第三天就到了,妈妈留着让阿鲁西自己来拆包裹,看着他那高兴得手舞足蹈的样子,妈妈是忍俊不禁地好笑。

一拿到书,阿鲁西就啥也顾不上地捧起一本细细地看起来了,完全沉浸在书的世界里,连吃晚饭也是妈妈催了好两次,才恋恋不舍地起身的。

听爸爸说还会拍《驯龙高手》第三部,阿鲁西已经开始憧憬着上映的那一天了。

作业真多

跨入四年级,最明显的一个变化是:做作业的时间比原来长多了。原来回来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完成的作业量,现在经常要做到9点左右,想看下电视,或阅读课外书的时间都没有了,更别提出去散步,锻炼身体了。

爸爸也帮阿鲁西分析了一下做作业时间长的原因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

一是作业的量增加了。数学,英语,语文,数学变化不大,英语书写的增加了,主要是语文的比较多,课堂作业,同步练习,词语手册之外,抄写词语两遍,听写一遍,背的内容有三项,课文,古诗文,小古文,还有知识集锦要读。

二是放学的时间延迟了。原来4点钟放学,现在要4点半放学,少了半个小时。回家后,吃点东西,理下作业,刚写了没多少,又要吃晚饭了。时间零碎后,阿鲁西不能集中注意力来做。

三是做作业时专注度不够。做作业时,手上小动作多,不能很快进入做作业的状态,这里摸一下,那里楞一下,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了。

现在,阿鲁西在做作业方面还有个问题,就是很会拖,不想赶早做完。在周末时,作业相对多一些,爸爸妈妈催阿鲁西做作业时,他还不太高兴,讲自己会安排好的。

看起来他自己很有安排,周五晚上做一门课,周六做一门课,周日再做剩下的一门课。但总是简单的放最前面做,多的、难的放最后做,所以经常是临周日晚上了还在赶作业,做迟了影响休息。

相对来说,写作业花时间最多,有个选题、酝酿、腹稿,最后下笔的过程。然后是背的内容也花时间,先读后记再背,一次背不溜还要来第二次。

而且在背书时,经常会发生当卡壳时,阿鲁西就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态,“我明明会背的,一紧张就想不起来了。”讲他不熟练还不服气,然后就哭鼻子,又影响了背诵,额外的浪费了时间。

如此看来,解决作业时间长的办法,关键还是要提高阿鲁西做作业时的专注度,减少无谓浪费的时间,以及加强学习能力水平,提高解题答题的速度。

四年级

阿鲁西上小学四年级了。

四年级,在小学里属于高年级段,班里的老师都要换过的。所以报名回来,爸爸妈妈问得第一件事,新老师叫什么,喜欢新老师吗?父母总是担心与新老师相处不好,影响孩子学习的兴趣。

阿鲁西首先兴奋地说:“我们英语老师没换,还是雷老师。”接着再说,语文老师姓祝,祝福的祝,数学老师姓饶,富饶的饶。问他班主任老师叫什么,教什么的?他讲不知道。问和新老师相处得如何,他讲挺好的。

“老师没说。”阿鲁西对这方面的人情世故是很缺乏的,从不主动去注意和打听。后来知道是祝老师,收学费,排位置都是祝老师在安排的。

第二天回来,阿鲁西告诉爸爸,英语老师叫他当小组长。“当小组长很麻烦的,要负责把小组的作业本收上来,还要早点去帮他们检查下对不对。”这么不热心公共事务,难怪让他去竞选班长也不肯。搞笑的是,问他班长是谁也不清楚,“我只知道一个副班长,和学习委员。”

数学老师布置,在第一堂上要作个自我介绍,讲下自己的特长和爱好。阿鲁西写道:“我叫马徐宁,今年十一岁,我喜欢美术和英语,我的数学成绩还可以。”第二天回来,老师讲要重新写自我介绍,爸爸看到,他加了一句:“我也喜欢数学。”是哪出错了吗?孩子就是孩子。

再一天放学回来,阿鲁西说:“我们数学老师说,叫我们不要到外面学奥数,她教的许多内容就是有关奥数方面的,不用到外面花钱。”“老师是不是课后要带班教奥数,有没有说要另外交钱。”“老师没说,好像不用交钱的,就在课堂上教的。”

本来鉴于小升初考试时,都是在测试奥数方面的内容,爸爸妈妈决定这个学期开始,让阿鲁西上奥数课外辅导班的。看来要先搁一阵子再说了。为了升到理想的初中,现在的竞争也是非常激烈的。如果没学过奥数,那些测试题根本做不来。

开学这两天还发生一件值得引以为戒的事。

这天放学,阿鲁西带回来4条小锦鲤。问他哪里来的,怎么有钱买?他讲是学校门口搞活动,免费送的。询问之下才知道,学校门口有人摆摊作宣传,让孩子在卡片上登记姓名和爸爸妈妈电话号码,就可以领4条小锦鲤。问阿鲁西是什么公司作宣传,他们要电话号码做什么?他瞪着个眼睛,茫然地摇摇头,不知道。说是看到有同学在写卡片、领锦鲤,自己也就去写了。

爸爸批评了阿鲁西的盲目贪小便宜的行为,教育他在做事之前要了解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要我们的联系电话,防止泄露家长信息,被坏人利用了。不能贪小便宜,天上不会掉馅饼。

可气的是,4条小锦鲤,第二天就全部死了。无良商家,总是把一些次残品来哄骗小孩子。

家来小妹

本来说好,暑假时阿鲁西随爸爸去安徽黄山玩的。不过,听说表妹云云要来家玩,阿鲁西果断地推掉了爸爸的盛情邀请。

云云是阿鲁西舅舅的女儿,今年7岁,原来在外婆家里,一直玩得不错。看来,玩伴比旅游的吸引力大多了。确实,现在都一个小孩,城市生活又把家与家隔离起来,平时孩子们很少有玩伴。

在表妹来到家之前,爸爸就告诫或说提醒阿鲁西:“妹妹来家里玩,是客人,你是主人,又是哥哥,凡事要让着些,不能发脾气欺侮小妹妹。”阿鲁西一口答应了,表示一定好好带着表妹。

一放假,表妹就来到了家里,白天和妈妈学跳拉丁舞,舅舅还希望给她补补习,下半年开始上一年级了。

前几天,阿鲁西激动异常,和表妹玩得很融洽,把能想到的游戏都玩了个遍。云云也很听话,由着阿鲁西指挥东、指挥西,两人也相安无事。但新鲜劲过了后,两人不同的生活习惯之间的冲突逐渐显现出来,云云也不是总听阿鲁西的摆布了,这样,两人之间的争执和哭闹就多起来了。发生冲突时,爸爸妈妈一般又都会说阿鲁西的不是,讲他没带好小妹妹。阿鲁西就觉得很委屈,认为是小妹妹的不对,又赖到自己头上。“云云是小骗子,没打到她,她就装哭,你们都偏袒她,老是说我不好。”

很多时候,两人是一开始玩得好好的,时间长了,两人就产生分歧了,于是发生争执,以表妹哭,阿鲁西挨训结束,再过一阵沉默期,两人又开始玩。一天一重复,甚至重复多次。

在表妹到家半个月左右的时候,阿鲁西的情绪到了爆发点,要赶云云走,甚至说出了“我恨不得把她杀杀掉”这种过激的话。阿鲁西哭泣着说:“云云来了以后,你们都只喜欢她了,给她买衣服,买鞋子,她哭了你们就骂我,都只给她夹菜,她做错了你们都不说,我做错了就要打我,她尽早要顶替我的位置,把我赶出家的。”

原来都是阿鲁西一个人,他既没比较,也没分摊,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人出来,和他抢爸爸妈妈的关心,有时障于客人,爸爸妈妈又要照顾些表妹,阿鲁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,自己不再是家庭的中心了。也难怪他会有如此大的反应,甚至担心爸爸妈妈不要他了。也好,这方面的锻炼,在独生子女家庭中还缺少,表妹的来玩,也可补上这方成的考验和培养。

爸爸妈妈也及时调整了平时的一些处事方式,让两个更平衡些。而渐渐的,阿鲁西和云云也适应了这种生活,家里又平和下来。虽然仍会有些小争吵小哭闹,但已是正常范围了。阿鲁西还当起了云云的小老师,教他画画,写字,算术,还会出题目、批改作业呢。

现在,阿鲁西更像个哥哥了,游戏时带着玩,疯天疯地;做作业时,两人一起安静地完成;吃东西时,各人一份,也不抢了;洗澡时,隔天轮流先后;睡觉时,各有床上,地铺。两人和谐多了,阿鲁西也不再嚷着要赶云云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