危险的蜘蛛侠

阿鲁西表妹暑假来家里玩,顺带在妈妈的舞蹈学习拉丁舞。

这天下午,两人都没课,在家里玩耍。结果妈妈回家时,阿鲁西的一句话让妈妈吓都魂都差点丢了,想想都后怕。

原来,两人玩的兴起,一个逃一个追,表妹逃到房间后就到门反锁了,结果再要开时,卡死打不开了。这个锁年数长了,原来就有些不灵光的。被关在房间里的表妹害怕了,阿鲁西从外面打不开房门,多次尝试无果后,他就想到从另一个房间的窗台借助花架和空调外机爬了过去,就像勇敢的蜘蛛侠去拯救面临危险的小女孩一样。

不知道阿鲁西是如何克服恐惧、战战栗栗从窗台爬进被关的房间的,房门上只留下了阿鲁西进入房间后,在仍然无法打开时,用镙丝刀撬动的痕迹,门框磨擦的毛毛糙糙,锁也已经损坏,最后的结果是,房门被打开了,表妹“得救了”。

妈妈严正指出了阿鲁西行为的危险性,教育下次绝不能再有类似情况发生,要求发生门打不开时,一定要报告家长,寻求安全的处置办法。阿鲁西也认识到了行为的鲁莽和潜在的巨大危险,表示记住教训了。

若干年后,阿鲁西还会记得今天他的“英雄行为”吗?

为荣誉而战

没有考上华茂,让阿鲁西背负了很大的心理压力,也让他对自己的学习能力产生了不自信。爸爸问:“没有考上华茂,老师有没有说你呀?”“有的,讲我不争气。”阿鲁西低垂着头,沮丧地回答道。是呀,老师也一直觉得阿鲁西考上华茂是根本没问题的,这次是让老师失望了,成了负面典型。

在班级里,考上华茂及外面学校的学生被分在了一组,没考上的被分在了另一个组,老师在布置作业时也有差别,考上的学生可以少做一起,比如试卷上的作业不用写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孩子加重了心理压力。

爸爸与班主任祝老师进行了一些沟通,希望老师能帮助开导下阿鲁西,让他勇敢面对这次考试的失利。老师也认真地找了谈话,告诉阿鲁西,一次考试并不能代表什么,只要肯用功,什么时候都不晚,并鼓励他继续努力。爸爸也让老师能帮忙留意一下,如果有其他学校可考,帮助推荐下。

五一节假日后,老师告诉我们,衢州兴华中学有招生考试,可去试试。我们征求阿鲁西的意见,他很坚决,说:“我一定要去考,这次要好好考,不然太难为情了。再考不上,要被他们笑死了。”并在放学后主动看书,做练习,加强复习准备。

5月5日,是个星期五,爸爸妈妈特意都调出时间来,陪阿鲁西去衢州兴华中学考试。10:30到学校去接阿鲁西,老师已经和门卫师傅讲好,开具了请假条,一起还有徐子琛、单佳怡两位同学同往。对妈妈也一起陪同,阿鲁西还是有点小意外的,从他的脸上可看出一些惊喜。

路上,马徐宁与两位同学有说有笑的,也借机缓解下考前的紧张气氛,但一会,他们又都沉默了,看来对这次考试,大家也都有些担心思的。

到了兴华中学,考试时间是从12:30开始的,我们就先在校园门口的小店先吃中饭,发现了同一个班的其他3位同学及其他学校来报考的学生。兴华中学是公办学校,本来是不具备招收外地学生的,他们这次是借招特长生的名义组织的考试。

到进场考试时,发现同一班级来的竟然有11名同学,六(3)班的家长们也真是拼呀。在孩子们紧张地埋头考试的时候,家长们也难得有机会坐下来聊聊天,从其他人口中知道自己孩子的一些情况,也是第一次。家长们都有这种感觉,平时家长们的联系太少了,如果能像有些班级一样组织一些野外活动,家长们加强联系,孩子们也加强沟通,多好呀。

考试分上下两场,中间休息时,爸爸特意走过去给阿鲁西加油,他倒显得挺轻松,让爸爸离开教室。考试结束,询问阿鲁西感觉如何,他说:“还好,数学比较简单,可能会在语文上拉些分。”

回来的路上,孩子们也都放松了,嘻嘻哈哈的,明显比去的时候要放得开,笑声也是发自内心的。回到龙游已经四点多了,老师交待要他们到学校去一下,周末的作业要带回来,看他们蹦蹦跳跳,相互打趣地向学校走去,我们也真心祝福他们能重拾信心,积极面对以后的学习。

5月8日,妈妈接到了兴华中学老师的电话,阿鲁西考上兴华中学了!我们都长舒了一口气,为阿鲁西的努力付出终有回报感到高兴,也希望他能通过这次考试,重拾学习的自信心,在以后的学习中继续保持名列前茅成绩。

从学校反馈的情况看,这次六(3)班共有8名学生录取了,兴华中学的老师都对此成绩感到惊讶,夸赞他们学习好,成绩突出。当我们问阿鲁西要不要去读时,他很肯定的表示,“考上了,当然要去读呀!”

但家长们还是多少有些担忧的,毕竟学校离家有点远,而且从长远考虑,初中在衢州读,高中肯定也会在那边读,这就意味着孩子要在六年时间内,平时都住校,周末都由家长去接回家,这其中牵涉的精力和时间是值得细细考量的,而且孩子去兴华读书,学籍的问题也要家长自己去处理,这又要找人办理才行。有些家长犹豫了,我们也是忐忑不安的,爸爸妈妈还多方打听,以确保下的决定是最好的选择。

学校要求在三天内去缴纳保证金,过期就不侯了,所以爸爸妈妈决定去学校实地考查下,再与老师交流下,看看学校是如何安排学习、住校,伙食的。同行去的还有另一位学生的家长,她也是放心不下,要去弄个明白。

经过与学校老师的交流,兴华中学七年级新生要招21个班,每个班级40-50人,将近1000人。学校主要是面向柯城区的,生源优劣相差比较大,但学校教学质量这几年一直很不错,以考入衢州第二中学为例,录取人数比衢州华茂还多几个,学校在数学竞赛上一直有优势。初一初二的学生是不晚自习的,下午放学后都回家,只有像我们外地的学生会留在学校里,全校也就50多人,晚上自习时间集中在一个教室,由一个老师负责。

我们又实地查访了学生宿舍,一个房间里住的人数有多有少,1-4人一间,高低铺,有卫生间,宿舍楼有职工管理,但我们去参观时没看到人,大楼门也能推开。设施条件比较一般,这可能与是公办学校,投入少有关系。

学生就餐是统一配送制,一个班级总共一桶荤菜,两桶素菜,一桶饭,由学生自己组织打饭,洗碗,打扫卫生,食堂小卖部刷卡消费,商品种类还不错。有带班老师在一边管理秩序。

综合考虑学校的情况和孩子的自理能力、自觉水平,我们觉得还是不去兴华中学读书为好。当爸爸与阿鲁西商量时,他表示认可,说班级里只有一位同学要去读,并已经交了钱。他也从其他同学口中知道,要解决学籍问题是比较难的,县教育局可能不会同意学生去兴华中学读书。而我们考虑更多的,是去兴华中学对孩子学习和生活的压力问题,也考虑了接送的实际困难。

虽然最终阿鲁西没有去读已经考上的衢州兴华中学,但也从这次为荣誉而战的考试中,收获了许多。

人生的第一次选择

一直讲小升初要到5月中旬才考试。突然,老师通知龙游华茂的考试就在这个星期的周六(4月15日)上午,并发来了相关的通知,考试地址放在龙游华茂学校里。老师一直强调,要求大家在8点前要到达考试现场。

早早安排阿鲁西休息,以备有充足的精力迎接这场大考,这可以说是他人生的第一次选择。考上了,是他选择了学校,如果考不上,则要等6月中旬进行摇号派位。那时要在龙游华茂、龙三中、华岗中学三所学校中派位,到哪个学校就读,只能被命运安排了。

周六早上6点刚过,就听到阿鲁西窸窸窣窣地起床了,上了厕所,洗脸刷牙,准备好了文具盒。想来,他对今天的考试也是充满了期待,并有一点点紧张和焦虑。

吃过早饭,爸爸骑电动车带阿鲁西去考试场地。到了学校门口,发现已经人山人海,叽叽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,像个大集市,孩子们有些兴奋地交谈着。阿鲁西也发现了自己班的同学,马上过去和他们会合,大家相互打闹着,也有几位神情严肃,一声不响地呆立着,可能是对这场考试怀有戒心,担心自己能不能考好。

阿鲁西早就和几位同学踩好了点,明确了考场的位置,在教学楼北楼的三楼。因此他们放松下来,相互打趣,勾肩搭背,打闹成一片,看似没有什么压力,也许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排压,或掩饰自己的焦虑。

随着教学楼的卷闸门缓缓升起,同学们蜂拥而上,快速而有序地进入考场,没两分钟,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剩下几位送孩子来的家长了,周围也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过,考试开始了。没有离去的家长们,或在树荫下三三两两窃窃私语,或在开放的食堂里各自玩着手机,或靠在一隅闭目养神。整个考试要二个半小时,虽然都心怀忐忑,但大家都静静地等候着,但影响了孩子们的发挥。

有位家长讲的特别好:这是孩子们人生的第一次选择,考上了,你选择了这所学校;考不上,你只能参加摇号,三个学校,被哪个学校录取就由不得自己了。

爸爸的心里更是不安,近几次学校组织的测试中,阿鲁西的成绩并不好,特别是语文,已经掉到90分以下,班级里排名在15名之后。按照公布的录取方案,阿鲁西所在的西门小学将录取60名学生,六年级共有8个班,在班级中排名前10位的同学才有机会。

等待始终是最煎熬人的,在不知多少次看过手表之后,那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响彻在校园的上空,家长们都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,又焦急地踮脚张望,寻找走出考场的孩子,大步迎上去,探身询问考试的情况:难不难,考得怎么样,自己感觉如何?

阿鲁西出来了,脸上露着轻松的笑容,边走边和旁边的同学对答案。“一开始老师给我们放了段视频,英语考试中问题就从上面来答,挺简单的。语言还好,数学最后面两道奥数题目,大家的答案都不一样,我写是写出来了。”他这样回答爸爸关切的询问。

人群像潮水般退去,校园又恢复了宁静。

为了犒劳刚刚完成一次大考的阿鲁西,我们全家去吃了餐肯德基。

“试考完了就不要多想,结果已无法更改,我们只能往前看,学习还没结束,千万不能松懈。”爸爸这样告诫阿鲁西。

在等候孩子们考试散场时,有位家长说衢州华茂今天也要考试,我们还不太相信,因为下午阿鲁西还有素描课,吃过中饭就让他去上课了。结果下午1点钟时,妈妈在班级微信群里看到有家长说,衢州华茂下午2点有考试,就在衢州华茂学校里举行。

从龙游到衢州要45分钟,时间紧迫,这边爸爸连忙准备好汽车,那边赶紧打电话给素描老师,让阿鲁西马上回来,然后直奔衢州华茂而去。学校所在位置,爸爸上次送个人简历时去过,准确就找到了。可不对呀,门口冷冷清清的,问门卫大叔,他说没听说有考试呀。爸爸又让妈妈问发布消息的家长,原来考场设在一个培训机构教学点,我们又抓紧开启导航,赶到那里。

一个不大的门面,几位前台,已经有几位孩子在了,我们一问,衢州华茂果真是要在这里举行招生考试。询问有位家长,讲他们是接到学校的电话通知,前来参加考试的,学校还要求他们不要声张。听其他家长讲起,多数人都没接到电话,并说按照惯例,你只要来了,都会让参加考试的。

阿鲁西一开始还不想考,说就他一个人来,都没有同学一起,没伴,心里不踏实。但很快,听到消息的家长们都带着孩子匆匆赶来了,原本说通知30人录取15人,最后参加考试的超过100人,阿鲁西所在的西门小学都来了10多人,同班的就有5人。大家都抱着多参加个学校的考试,多份录取的保障的想法。

又是漫长的等待,考点外没有休息的地方,家长们都只好站着,站累了就蹲会儿,接着再站。孩子们考试辛苦,家长们何尝不同样在受累呢?

考试结束,我们又驱车往回赶,为阿鲁西准备的点心和饮料,他也没吃,到龙游已经晚上6点钟了。和一起参加考试的同学一家人在小区旁边的小店吃了晚饭。

在周日下午4点左右,有家长在班级微信群里报喜,说他们的孩子被龙游华茂录取了。我们都紧张起来,妈妈拿着手机的手都沁出了汗,考试时,阿鲁西留的是妈妈的手机号,如果录取了,老师就会打电话通知。

过一下,看到一位家长发上来孩子录取的消息,过一下,又有家长报告自己的孩子被录取。看到他们兴奋地话语,以及相互之间的祝贺,再看看自己没有响起的手机铃声,我们都沉默着,仿佛有块大石头压在胸口,让人窒息得喘不过气来,一顿晚饭,三个人谁也没吃出味道来,妈妈连在微信群里向他们表示祝贺的勇气都没有,就怕他们相问一句“你们马徐宁收到了吗?”的尴尬。

陆陆续续又有同学被录取,衢州华茂也同时放榜了,我们仍然没有接到电话。这种焦虑和不安、期望与失望相互交织的心情,让人真是心力交瘁。到了晚上9点,确认再不会有接到录取通知的可能了,统计了下,全班共有15位同学收到了录取通知。

阿鲁西的人生第一次选择,没能把握住主动权。

  

最新文章

最近回复

分类

链接

其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