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距离期末考试还有三周的时候,阿鲁西把脚给伤了。

老师打电话给妈妈,说阿鲁西早上在寝室里不小心脚一滑,膝盖部位撞到了门上,一开始还好的,到教室后感觉肿起来了,走路都困难,让家长带医院去拍个片看看,会不会有骨折的情况。

妈妈一听,心急如焚,赶忙驱车到了学校,带上阿鲁西就上县中医院去看了,期间打电话给爸爸,都快担心得哭了。还好,医生说没伤到骨折,应该只是皮下组织挫伤,另有伤到筋络而已,配了瓶类似云南白药喷剂和膏药,让休息几天就会好的。

因为行走不便,住校是不行了,宿舍在三楼,床铺是上铺,爬不上去。只能每天早上送、晚上接了。教室在一楼,食堂在两楼,为了减少走路和爬楼梯带来的疼痛,前两天的中饭,晚饭是妈妈做好后送到学校的。过了四天后,走慢点已经问题不大了,老师也安排了同学帮助搀扶一把,所以就没送饭了。阿鲁西还把妈妈送的菜分给同学吃,家里的菜想来比学校食堂的菜味道要好些,有位同学问:“阿姨,你下周还来送饭吗?食堂里的菜太难吃了,还是你做的好吃。”

阿鲁西脚会伤去,想来其中的原因,一是近期都是阴雨天,地上湿滑,人容易摔倒。二是他这几天都没休息好,精神不集中,人的反应也慢了。早三天前,阿鲁西在给妈妈的每日电话报平安时,说自己这几天失眠了,晚上要很迟才睡着,早上起来人很没精神。问他是为什么会这样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,可能也是监控期末,心里有些压力,加上最近一次数学没考好,老师有说了他几句。阿鲁西这人挺要强,被老师批评或考试没达到自己期望,总会有些自责和压力。爸爸妈妈也宽慰他,考试过去了就放下,下次考好点就行了,并让他晚上睡觉前洗个热水脚,有时间就洗个澡,或天气稍好点,去出点汗,这样人会放松下来,睡眠就会好点了。但他试了两天,效果不太好。这样也好,通校后回到家里能休息的好一些,这几天正感冒着呢,扁桃体发炎,口腔溃疡。

也是凑巧,这几天刚刚好家里的汽车去维修,接着都要用电瓶车,下着个雨非常不方便,可辛苦着妈妈了。

虽然是回家休息,但爸爸和阿鲁西约定,还和住校时一样,晚上9点半睡觉,早上6点半起床,回家后不能看电视,只在周末可以和以前一样娱乐。但学校20:20放学,回到家洗漱,还要吃点夜宵,到躺在床上也都要21:30了。阿鲁西讲睡不着,爸爸也允许他看半个小时的书,22点前一定要休息。

经过几天的调整,睡眠情况好了,感冒也好转了,整个人看上去也有精神气了。妈妈说反正下周二就期末考试了,这个学校就不让阿鲁西住校了,下个学期开学后再继续住校。

这个学校,在爸爸印象里已经是第三次因为身体原因接到老师电话了,前两次是因为肚子疼。班主任老师也叮嘱家长,平时要带孩子多参加锻炼,增强体质,学习任务重起来,没有一个好身体可不行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