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qingxi 发布的文章

初中阶段最后的通校

妈妈说阿鲁西有天打电话回来时,说学校寝室里有位同学很吵,晚上都要很迟才睡觉,影响了大家休息。和他说过多次,也不听。报告了班主任,批评了他,还是不改正。晚上睡不好,第二天没精神,上课容易打瞌睡,不能集中注意力。

距离中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这个期间如果晚上休息不好,对学习影响是很大的。同一个寝室原来有6位同学,已经有两位同学通校了。家长肯定也是希望在最后阶段,能给孩子一个良好的睡眠,让他们有充足的精力来应对繁重的学习。

阿鲁西是不是想通校了?妈妈说与他聊过,他说自己不想通校。爸爸觉得这里面还是有隐情的,因为之前我们一直是鼓励孩子独立自主地应对生活的困难的,对通校并不是很支持,他想通校但不敢直接提出来。在5月23日晚饭时间,爸爸和阿鲁西视频了,表明了支持阿鲁西通校的意见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爆发

四月的一天,妈妈打电话给爸爸,气坏了,说这个儿子真是没法管了,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,他把手机扔进垃圾筒里丢掉了。还好妈妈记得垃圾是扔在地下车库的垃圾桶里的,下去找时垃圾袋还在,手机完好如初地捡回来了。

“如果已经被清洁工拉走的话,他以后就别想用手机了。”妈妈此时仍忿忿不平、怒气难消。“我只是昨天傍晚看他在玩手机,玩得时间挺长了,说了他一下而已,他就理都不理人了。早上叫他吃饭也不下来,上午要用手机钉钉上网课时,他讲手机没了,才知道他把手机扔到垃圾袋里,而垃圾袋早上下楼时我丢到垃圾桶里了。让人担心了一场,他倒到现在还在那赌气不说话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阿鲁西破天荒地给爸爸打来了电话,情绪很低落,幽咽地抽泣着。一开口就说:“我真的要崩溃了!昨天晚上一点都睡不着,头脑里尽想着一些不好的东西。我知道那样不对,但我都控制不了,它就那样想去想去。我是真的受不了,所以要让她也尝尝着急的滋味。”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异境同心

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生迅速且凶猛,让人们猝不及防。这个春节,伴随着人们的有欢笑也有忧愁。因为疫情恶劣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少了许多,但是心与心的联结却牢固了不少。

近日,由于人类捕食野生动物的不良行为,大自然已作出果断举动,爆发出了新冠病毒。由于少数人的贪婪,引发的这场可怖的疫情,的确让人们吃了不少苦头。但是大多数人还是“知错就改”的,而且在他们身上,或多或少,散发着令人振奋的积极精神。中国人民也因此更加团结,冲锋在前线的中国共产党也是更加努力,展示了他们舍己为人的实在的优越品质。同时也发扬了许许多多朴实人们,在不同职业所体现的不同情怀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讨来的生日礼物

在15岁生日快到的时候,有一天阿鲁西面带羞涩、略显扭捏、低着头怯生生地问爸爸:“爸爸,今年生日,我可不可以要个礼物?”爸爸有点意外,通常阿鲁西对生日礼物并不在意,都是爸妈问他要什么的,今个怎么反客为主了呢?

“可以呀,那你要什么礼物呢?不过,太贵的话,爸爸可买不起哟。”阿鲁西的头低得更低了,“我想要副无线的耳机,这样很方便点。”

“罩牢耳朵的苹果Beats 耳机?那可要2000多块钱呢!”爸爸的声音提高了两个音阶,手举在半空,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。阿鲁西也楞住了,虽然估计到爸爸不会爽快答应,但没想到爸爸反应这么大,连忙澄清:“不是的,是那种小小的,入耳式的。”

- 阅读剩余部分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