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的一天,妈妈打电话给爸爸,气坏了,说这个儿子真是没法管了,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,他把手机扔进垃圾筒里丢掉了。还好妈妈记得垃圾是扔在地下车库的垃圾桶里的,下去找时垃圾袋还在,手机完好如初地捡回来了。

“如果已经被清洁工拉走的话,他以后就别想用手机了。”妈妈此时仍忿忿不平、怒气难消。“我只是昨天傍晚看他在玩手机,玩得时间挺长了,说了他一下而已,他就理都不理人了。早上叫他吃饭也不下来,上午要用手机钉钉上网课时,他讲手机没了,才知道他把手机扔到垃圾袋里,而垃圾袋早上下楼时我丢到垃圾桶里了。让人担心了一场,他倒到现在还在那赌气不说话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阿鲁西破天荒地给爸爸打来了电话,情绪很低落,幽咽地抽泣着。一开口就说:“我真的要崩溃了!昨天晚上一点都睡不着,头脑里尽想着一些不好的东西。我知道那样不对,但我都控制不了,它就那样想去想去。我是真的受不了,所以要让她也尝尝着急的滋味。”

- 阅读剩余部分 -